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寶貝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469章 什麼苦行於世,不過一介乞兒罷了

-第2469章什麼苦行於世,不過一介乞兒罷了

縱然人群之中已不見楚淩的身影,那粉衣少女撇著嘴,還是不依不饒的碎碎念:

“真叫人不爽,懶得爹爹讓我出門,就見到了個討厭的鬼。”

“小姐,那是苦行於世的僧人,許是路過白鶴洲,見宗門大比的熱鬨,不由多駐足了會兒。”身旁小侍解釋道。

少女名為薛嬋兒,聞言冷嗤:

“什麼苦行於世,不過是一介乞兒罷了,享不了富貴命,便給自己按個假清高的名頭,最見不得這樣的人了。”

小侍縮了縮脖子,不敢多言,恭恭敬敬地在旁候著。

周邊人見到薛蟬兒,多有敬意。

敬的不是薛嬋兒這個人,而是她背後的勢力。

宛若屹立於菩提之地的參天大樹般。

樹的陰影覆蓋蒼茫大地,叫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宗門弟子,頗有忌憚。

薛嬋兒看見優雅走下雲船的紅衣少年,桃花眼裡仿若亮起了光,呼吸也隨之微微一窒,尤其是看到少年側頭懶懶看來之時,那種怦然的感覺,上升到了極致。

她自出生始,見過許許多多的美少年。

或許清冷高貴。

或是吊兒郎當。

唯獨冇見過如少年這般,似開在冬日的血蓮,是橫穿大漠的火光。

“葉師弟。”

楚月身旁,傳來許予的聲音。

尤其是說到“弟”字的時候,咬音極重,像是在陰陽怪氣。

“有姑娘看上你了。”

許予戲謔地扯開了唇,“那是天鸞薛家的小姐,看來,你若在宗門表現優秀的話,不久後,就能成為天鸞薛家的贅婿,吃著軟飯過完這平淡無趣的一生。”

楚月:“......”這位師兄不拿她開涮,日子就過不下去是吧?

天鸞薛家?

這個名字,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菩提萬宗之地。

十宗為首要。

猶如龍首般的存在。

而宗門協會,就是管轄十宗在內的萬宗。

但菩提境內,還有不被宗門協會管轄的宗門,統稱為聖宗,那是屬於特殊的存在。

譬如這天鸞宗,就是聖宗之一。

聖宗避世,鮮少出現。

若非萬裡挑一的天才,都入不了聖宗。

唯有菩提之地出現翻天覆地的禍亂之事,或是宗族大比、諸神之日等重要的日子,聖宗纔會出現。

許予:“葉師弟,我若是你,我就從了她。”

楚月眉峰抖了好幾下,耐著性子回,“怎麼樣?要不要誇你大丈夫能屈能伸,還是給你頒個獎?”

許予被堵得啞口無言,雙手負於身後,輕哼了幾聲。

各種弟子們,陸續躍下白鶴與雲船。

靈仙劍宗的弟子們,亦是落足於白鶴洲上。

其中一名白袍女弟子,步伐緩慢,總是擰著眉去看楚月。

當初在龍吟島嶼的時候,靈仙劍宗紀雪與葉楚月的下陸隊伍,頗有過節。

“葉楚月。”

紀雪低低地念著這個名字,抿緊殷紅唇瓣,陷入了沉思之中。

眼前的天驕少年,與當日龍吟島嶼所見的女子,實乃是天差地彆,唯有名字相像而已。

“紀師妹,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同宗的師兄問道。

“冇什麼。”

紀雪搖搖頭,止不住的用眼角餘光去看那恣意張揚的少年。

會是同一人嗎?

轉念便甩掉了腦子裡的想法。

下陸那名為葉楚月的女子,多是沉默寡言,與眼前的少年判若兩人,而且,她絕不相信,昔日實力堪稱為螻蟻的女子,不過半年時間,實力就比她還強,甚至成為了高星武神境!

紀雪為了保持鎮定,深吸了一口氣。

這段時日,她的人生,起起伏伏。

不久前。

上界大楚抓她過去,讓她冒充楚明月。

她明明就快成為大楚公主了。

偏生那該死的雪輓歌,就是不認她,讓她錯失了錦繡前程的富貴,實在是可恨。。

好在大楚給了她不少補償。

她就等拿著那些難得的天材地寶,在這次的宗門大比裡,大放異彩,一鳴驚人!

紀雪緊眯起眼眸,忌憚地望向了楚月。

楚月搖著扇子,帶著同門弟子們,跟在左天猛、大長老等人的後邊。

天光正好。

又逢春日的風。

楚月睏乏不已,懶洋洋的打哈欠。

左天猛瞪了眼冇個正形的少年。

她這才咧著嘴笑了笑,端正了自己的態度。

各大宗主、長老們互相寒暄,來來去去都是車軲轆話,實屬是無聊,偏偏弟子們都得跟在後邊等。

“阿兄。”

雲芸悄然走來,低聲說罷,朝楚月伸出了手,手藏在袖子下。

楚月茫茫然的。

便見雲芸將一顆糖放在了她的掌心。

“左宗主是個話癆,阿兄須得耐著性子。”雲芸做賊似得輕聲說。

楚月手掌蜷起包住了糖,望著雲芸淡淡一笑,心中歡愉卻又複雜。

歡愉是她真把雲芸當成了自己的妹妹。

也儘力去當一個好的兄長。

之所以複雜,則因死於毒鳩的莫漂泊,纔是雲芸的大哥。

後方。

雲羽在眾弟子中站著。

耳邊是師兄弟們的竊竊私語聲——

“葉師弟與雲芸小姐的兄妹之情,當真是羨煞旁人。”

“是啊,想當初葉師兄入宗之時,我還以為雲芸小姐會一直不喜歡她。”

“話說回來,雲羽小姐也是葉師弟的親妹妹,怎麼不見葉師弟側重於雲羽小姐?我可記得,當初葉師弟入宗時,還冇什麼名氣,甚至遭遇了排擠,還隻有雲羽小姐你不嫌棄呢。”

“......”

雲羽緩緩地攥緊了拳頭。

雖是一言不發,眼中刻骨的恨意,卻說明瞭一切。

水霧凝聚在眸底。

她半垂著睫翼,小聲說道:“許是阿兄更喜歡姐姐吧,畢竟姐姐與他一同經曆了那麼多。”

這話說的很有歧義,讓人忍不住多想,還以為是雲芸為了得到兄長的注意,刻意挑撥了葉楚月與雲羽的關係。

雲羽的淚珠,像是經過精密算計般,恰到好處的掉落了出來。

她卻倉皇拭淚,著急辯解:“不是的,姐姐不會這麼做的。”

她越這般,旁人便越以為是雲芸了,看向雲芸的眼神,多了些不一樣的東西,卻忽視掉了雲羽眼底的陰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